首頁 文案列表 專題片解說詞 文化專題片 《桂中剿匪記》(第1集)解說詞腳本

《桂中剿匪記》(第1集)解說詞腳本

文案配音員:弘昌
文化專題片 1469 分享

第一集  
林營長中平戰群匪
區干部夜半突重圍

 

1950年1月初某天·外·日

象縣瑤區東南鄉青山塘寨

 

〔男聲旁白〕

“大瑤山西邊的山腰上的青山塘瑤寨,背靠大山,面向平原。十幾戶人家的房子掩映在松林間。房子為清一色的干打壘土屋,黃墻黑瓦,層次分明?,F在這里,成了郭宏炳反共軍的重要據點,村中那座最高大的二層樓房,成了‘中國反共救國軍粵桂邊縱隊’的指揮部?!?/p>

 

國民黨少將視察官、“中國反共救國軍粵桂邊縱隊”政治部主任郭宏炳,身著國軍將校呢絨大衣,頭戴前高后低棺材帽,站在大門前小平臺上,久久地凝望著莽莽群峰,聆聽陣陣林濤,一時陷入了深思。他突然喊了一聲:

“勤務兵!”

“到!”一個全副武裝的士兵跑到他的面前,立正敬禮。

“傳我的命令,團級以上軍官立即到指揮部來開會!”

“是!團級以上軍官立即到指揮部來開會!”士兵復述了命令的內容,敬禮,轉身跑了出去。

郭宏炳轉身回到堂屋,在大廳主位太師椅上坐下。

山區冬來冷,為了抵御凜冽的寒風,大門掛著厚厚的棉布門簾。堂屋墻壁長年煙熏,黑黝黝的。四個屋角安有三腳支架,支架上放著火盆,盆中燃著樅火,火光暈亮,大致可以看清屋里的擺布:中間擺放著一張粗笨的方桌,面板足有三寸厚。后墻上釘著一面分不明底色的國民黨旗,旗兩邊掛著白松板,板上有字,右邊“禮義廉恥”,左邊“精誠團結”,用藍靛膏書寫,發著幽幽的藍光。旗下主位座椅,墊著老虎皮。郭宏炳裹著軍大衣,滿滿地塞在座椅中。他伸開兩腳,兩手平放在扶手之上,睜大眼睛等待著部下。大桌兩側,各放著四個粗圓樹墩,上面也墊著獸皮。

不一會,團級以上的軍官們穿著各色各樣的大衣掀開門簾一角魚貫進入屋內,依次在大桌邊落座,他們是黃耀展、莫榮猷、覃守義、王老七(王嶇)、高馬仔(高義)、金牙六(駱國坤)、譚宗梧等象縣當地有名的慣匪,儼然是廟里的“八大金剛”。

(屏幕上依次打出各人的姓名、官銜)

兩個勤務兵從側屋小門進來,給火盆加了幾塊樅木劈柴,火子劈哩吧啦炸響,火苗竄了起來。郭宏炳清了清嗓子,開始講話:

“弟兄們,今天,將星云集,滿堂生輝??!新一年開年,我們來開一個非常非常重要的會議,然后,我們要去做一件光宗耀祖、驚天動地的大事!” 

見到部下都豎著耳朵聆聽,他更加興奮地說:“眼下,共軍主力已經離開了象縣縣城,象縣境域內只剩下一些土共游擊隊,兵力不過百人,而我們的白崇禧長官遠見卓識,不愧為‘小諸葛’,他在撤離柳州前夕,就有計劃地精心安排一批地下軍政人員,進入瑤山,各路國軍總兵力超過3000人,是土共的30倍,我們的力量足以震懾象縣。前不久,白長官又派了黃耀展中校做為高參回來指導我們武裝暴動,弟兄們,這位就是黃高參——

黃耀展起立,抱拳向各位示禮,大家鼓掌。

“現在,第三次世界大戰很快就要打響,國軍很快就要反攻大陸,我們打下縣城象州、消滅共產黨的良機已經到來,大家反共救國的目標很快就能實現!

“就說我們兄弟這支隊伍,現在已發展到4個團2000多人,而且武器精良,比土共的土槍土炮強上百倍,對付中平區這幾十個土共,就是三個手指抓田螺——十拿九穩,不費吹灰之力啊,真乃天助我也。

“弟兄們,當下我們所采取的戰略方針是‘背靠瑤山,占領中平,推向運江,挺進柳州’。打下中平之后,我們反共救國軍粵桂邊縱隊將威名大震,臺灣的蔣總裁一定會給在座的各位反共勇士嘉獎、榮升。之后,我們將更快地擴大隊伍,一舉攻下象州,進而攻打柳州、桂林,威震全廣西乃至全國,我們大家將成為黨國重興的功臣,名垂青史……”

郭宏炳繪聲繪色的煽動演講,使王老七等匪首聽得心花怒放,好象整個天下都已經在他們的掌控之中,眾人連聲喊著“好,好,好呀,太好了!”

郭宏炳叫參謀拿來地圖,攤開在大桌子上,大家聚頭。

他邊指著地圖邊布置戰斗任務:“王嶇團長、高義團長、駱國坤團長,你們各率所部共400多人,趁著中平圩日,秘密潛入中平街,分散隱蔽,待到后半夜區政府的人熟睡之后,一舉拿下區政府?!?/p>

“覃守義團長率領本團200余人,隨后跟進,作預備隊,提供支援?!?/p>

“莫榮猷大隊長率領中央交警大隊400多人,分別駐守在新興村、中平村,與占據中平街的王嶇部構成犄角之勢??傊笓]部設在新興村,由我和黃高參坐鎮指揮?!?nbsp;

接著他規定了聯絡方式和暗號。大家點頭領會。

郭宏炳招呼嘍羅上了酒菜,幾個匪首飽食之后,滿懷信心地各自散去,隱入密林之中。

 

1950年1月6日·內·夜

中平區人民政府辦公室

入夜,中平區政府,周圍顯得格外寂靜,靜得有些反常。辦公室里,一盞馬燈懸掛在屋梁下,室內不甚明亮。領導干部正在開會。象縣副縣長兼中平區委書記崔耀華、中平區區長覃顯、桂中支隊第八團一營營長林立等人,圍在長桌四周,大家心情沉重,個個神色凝重,說話小聲。他們在分析面臨的形勢,苦苦尋求應對的策略。
崔耀華書記發言:“同志們,對于眼下的嚴峻形勢,我們必須有深刻的認識,一定要弄清敵人的動向,制訂相應的對策,才能保衛我們新生的紅色政權。我本人是剛剛從野戰部隊調過來的干部,是北方人,到任才10多天,對南方話也聽不大懂,對象縣對中平區的匪情可以說基本不了解,請地方的同志多多介紹,并談談你們的意見,最后大家做出正確的判斷?!?/section>
區長覃顯接著說:“在座的只有我是地道的本地人,我家就在中平區西江村。下面我先來談談自己的看法,分析分析我們當前所處的形勢:
國民黨將大瑤山劃分為幾個小塊,依山勢走向倒水為界,分屬周邊各縣管轄,東部分屬桂平、平南、蒙山、修仁等縣,整個大瑤山的西部都屬于象縣管轄,又稱為象縣瑤區。象縣瑤區共分為東北、東南、大樟三個鄉,這一帶山勢尤其險峻,大瑤山主峰圣塘山就坐落在東南鄉。東南鄉是整個瑤區的縱深地帶,因山高谷深,無路可通,進出的唯一通道必須經過中平,中平便成為進出瑤山的門戶,戰略位置十分重要。
說到敵情,當前能威脅到區政府安全的,首先是聚集在大瑤山里的土匪。這股土匪,大多是一個月前,被南下大軍主力打散后撤進瑤山的國民黨部隊和警察、政工人員等,他們武器精良,有一定的戰斗力。他們的部隊番號很多,人員成分也混雜,但具體有多少兵力,目前我們無法得知。再就是中平本地以慣匪王嶇王老七為首的‘護商隊’,這個‘護商隊’半個月前剛被我們桂中支隊八團繳械,人員已經被遣散,近期是否有組織活動,有什么動向,我們也不清楚。還有就是各村的財主、富戶,家家戶戶都掌握有一定的武裝,少的幾個,多的十幾個,就是看家護院的家丁。由于人民政府向他們征糧、借糧,他們根本就不愿意交,不愿意借,雙方矛盾不斷激化,有的已經開始武裝抗糧。他們一旦聯合起來,力量不可小覷。眼下各處都有土匪放出要攻打中平區政府的風聲,弄得人心惶惶。至于土匪什么時候來打,是哪路土匪來打,或是勾結來打,我一時無法做出正確的判斷??傊?,我們現在隨時都可能遭到土匪的攻擊……我已經向縣委匯報了情況?!?/section>
林立營長接著說:“在我們象縣,現在縣內的人民武裝力量非常薄弱,地下黨領導的桂中支隊第八團,總人數才100余人,雖有三個營的建制,但每個營才是30多人??h城象州鎮,是去年11月29日解放大軍過境,國民黨縣長聞訊逃跑,沒有經過戰斗,我們就直接從國民黨手中接管過來的,幾乎全部接收舊政府人員。我們八團,是地方游擊隊,沒有經過大的戰斗考驗,平時又缺少訓練,武器裝備也很差,是很難控制全縣局面的。我們一營現在駐扎在中平區政府內,武裝人員也只有30多人。昨天,我們有戰士反映,發現了王老七原來的警衛和幾個部下,從羅秀方向回到了中平,看來土匪是要里應外合,他們已經做好攻打區政府的準備了,我們現在面臨的形勢是非常非常嚴峻啊?!?/section>
崔書記發表意見:“我同意覃區長和林營長對目前形勢的分析。但眼下我們的解放大軍正快速向南追殲國民黨潰軍,最急需的是糧食。上級指示我們,當前最主要的任務是征集糧食,支援前線。在當前敵情還不明的情況下,我們不要懼怕敵人,但又不可不防。我們要做到處變不驚,沉著應對,工作重點是既要防范匪患,又要完成征糧任務。我認為,白天,區政府除留下少數人員值班外,大部工作人員都要分頭下到各村征糧;晚上,配合八團一營戰士監守各個戰斗崗位,防止夜里土匪襲擾。同時,我們要及時向縣委、縣政府匯報情況,請求縣委、縣政府及時做指示,以防不測?!?/section>
會場沉默了好一會,沒有人提出不同意見,崔耀華宣布散會。

 

1950年1月9日·外·夜
中平區政府
中平區政府坐落在中平圩南邊,與中平小學合在一起。南面與西面是圍墻,大門開在南面,門上是一個小樓,門外是一片開闊的水田,田里的稻谷早已收割,干田空曠。大門內是一個寬敞的院子,做小學的操場;東邊是民房后墻,有一座10多米高的炮樓,樓門開向區政府院內;北面向著大門是一排兩層樓的房屋,一樓是小學的教室,樓上是區政府辦公房間;樓后是一片空地連著圍墻,墻外是圩場。
凌晨,寒風凜冽。哨兵突然發現大門對面水井邊有人影晃動,就大喊一聲“誰?”對方回答“樂天!”
哨兵一想,“我們的隊伍沒有設定什么口令和暗語呀,肯定是土匪的聯絡暗號了?!奔泵腥巳ハ蝾I導報告情況。
接到哨兵的報告后,崔耀華、覃顯、林立等領導立即集中到辦公室。覃區長說:“根據幾天來得到的消息和剛才哨兵報告的情況進行判斷,土匪就要動手了,我們區政府可能已陷入土匪的包圍了?,F在的情況是敵強我弱,土匪又是有備而來。我們這點力量不能硬拼。中平地勢平坦,無險可守,最好的辦法是設法突圍?!?/section>
崔書記、林立都點頭,表示同意覃顯區長意見,于是做出突圍的決議。情況緊迫,崔書記立即進行布置:由一營20多個戰士在前面開路,掩護崔書記和覃區長及區政府非武裝人員先撤,余下的10多個一營戰士由林立營長率領,負責斷后。大家分頭準備行動。
凌晨五時,趁著黎明前的黑暗掩護,區政府人員悄悄打開大門,隊伍悄悄地向西面的仁義村轉移。
隊伍剛走出大門進入前面的田垌,突然附近有一只狗叫了起來,接著周圍村子里的狗便一呼百應地狂吠。狗叫驚動了土匪。埋伏在教堂村附近的土匪首先開槍,凄厲的步槍聲劃破夜空,接著步槍、機槍響成一片,密集的火力掃射過來。事先埋伏在小元村、中平村、中朋村的土匪,潛伏在中平圩的王老七匪眾,紛紛出動,從各個方向向著區政府合圍過來。
周圍的土匪邊打槍邊呼喊“殺呀沖呀”沖了過來。撤離的隊伍慌亂起來,很快被截為兩段。在前面的隊伍,由崔耀華、覃顯帶領,在黑暗中,一面沖鋒,一面向土匪開槍,終于沖過了田垌,在土匪形成包圍之前,穿越了仁義村,沖了出去,往縣委所在地中團村奔進。
被截斷在后面的隊伍,被土匪火力壓制在區政府大門前。林立果斷地命令戰士們就地臥倒,以三挺輕機槍為主力,向敵人猛烈掃射,沖在前面的土匪倒下幾個,后面的土匪有的轉身退了回去,有的就地伏在田基下。趁著這一間隙,林立命令戰士們選擇有利地形,向土匪猛烈還擊。土匪的幾次沖鋒都被打退了,不敢輕易沖過田垌這片開闊地,雙方相持著。土匪仗著人多槍多,從東、南、西三個方向,輪番向一營陣地射擊,封鎖住一營向外突圍的道路。
七連指導員黃琪祥和幾名戰士負了傷,天漸漸亮了,看來繼續突圍是不行的了。林立當機立斷,命令收縮陣地,準備快速從大門外退回區政府大院,以炮樓、房屋為依托,抵御土匪的進攻。土匪似乎明白林立的意圖,集中火力,封鎖區政府大門,戰士們無法退回區政府,情勢十分危急。
林立指揮大家避開土匪火力,迅速繞過圍墻,沖到區政府側面,招呼大家翻墻而入。戰士羅偉因受傷翻不上圍墻,林立跑過來用雙手托住他的臀部用力頂了上去。
進了區政府大院,林立重新布置了火力點,把機槍架到炮樓上,居高臨下,封鎖大門前面的開闊地,安排戰士守住各房間的窗口,交代大家沉著應戰,節約子彈,敵人露頭了就給他一槍。
 
1950年1月9日·內·日
中平區政府

土匪連續發動了幾次進攻,都被打了回去,每次都丟下幾具尸體。

王老七調來兩門迫擊炮,向著一營據守的炮樓轟擊。隨著“轟——轟——”震耳欲聾的爆炸聲,炮樓的南角和北角被炸掉了。戰士黃可明的大腿被彈片削去一塊肉,鮮血流到地板上,他撕下一片衣襟,簡單包扎,仍然監守在炮樓,瞄準敵人射擊。

土匪沖到大門前,用交叉火力向院內密集射擊,堅守操場西邊圍墻下陣地的戰士邱桂宗中彈犧牲。一個戰士沖過去,補進了他的位置。

王老七進攻不得手,恨得眼睛冒火,就命令機槍掩護,命令匪眾抱來禾稿、高粱桿、干柴,堆到區政府東面的房屋下,淋上煤油點火?;鸾栾L勢,劈哩叭啦,濃煙滾滾,房屋的天面一下子就被燒塌。堅守陣地的戰士被火煙熏得睜不開眼,猛烈咳嗽,跑出屋子,退到教室樓的后面。

土匪想從燒毀的窗口向東邊的陣地突破,林立一邊指揮機槍向從燒毀的門窗進來的土匪掃射,一邊向退卻的戰士高喊:“莫慌!莫慌!戰則生,不戰則死!有我在,別怕!”他命令羅偉,“去傳我的命令,叫樓后的同志馬上全部出來,不把敵人打出去,就只有死路一條!”

經過片刻的冷靜,躲到樓后的同志慢慢從恐懼中回過神來,覺得營長的話有理,于是又重新回到戰斗崗位,投入戰斗。

林立一邊鼓勵大家,一邊指揮大家到各處撿來磚塊、石頭,在院子中壘成掩體、障礙,預防土匪的反撲。 

王老七指揮一群土匪悄悄迂回到中平圩豬肉行,到了區政府后面的圍墻下,企圖挖通墻洞進行偷襲。聽到挖墻的聲音,林立指揮大家準備手榴彈,同時向后面圍墻跟拋下去。隨著“轟轟轟”的爆炸聲,挖墻的聲音沒有了。王老七又損失幾名部下。

經過半天的硬攻,王老七損失慘重,他很痛心,于是做出決定:圍而不攻,我要將斷水缺糧無援兵的的土共們活活困死、餓死。

戰場上沉寂了下來。整個下午,土匪都沒有發動進攻,林立有些不安:如果夜里不能突圍出去,明天就更加被動了,于是他下決心組織突圍。

天,逐漸黑了下來。

 

1950年1月9日·外·夜
中平街野外

晚上8點,餓了一天的戰士們還沒有吃上飯,林立就下令隊伍集合,急忙清點了人數,宣布全體人員悄悄撤出陣地,他說:“只有突圍,才是唯一的活路?,F在由羅偉帶隊撤離,他是當地人,熟悉地形,出了后門轉向西北方向走,向寺村方向轉移?!彼指蠹壹s定:“萬一被沖散了,各自突圍之后,統一到中平河對岸的良山村集合。千萬要記??!”

出了區政府后門,隊伍穿過小巷,繞過水塘,一路神不知鬼不覺,走到西門外路邊的菜園時,突然被土匪發現,隨即,步槍、機槍直射過來,隊伍立即被打散了,天黑看不見,無法聚攏,只好各自為戰,邊打邊撤,向仁義村方向沖。

沖出去不遠,戰士潘家槐腳跟中彈跌倒,同行的廖元善見狀,背起他就跑,黃權等戰友拼死掩護,他們終于突出包圍,淌過仁義河,最后安全抵達良山村。

張弓、周慶群、陸慶榮,脫離隊伍后慌不擇路,誤入了臭水塘,三個人暴露在無遮無攔的水面,成為土匪射擊的目標,非常危險。情急之下,羅偉回頭跳下水塘,去與他們會合,引導他們趴在惡臭污濁的塘水中,慢慢向岸邊移動。上岸之后,四人居然都沒有新傷,但渾身上下粘乎乎的,散發著難聞的腥臭。經冷風一吹,冷徹骨頭。羅偉說:“我們現在這個樣子,不如就近到鄧村我的家里,先住一晚,天亮后再作打算吧”。張弓一心要到良山村與大隊伍會合,不愿意去羅偉家,自己走了。

羅偉仗著路熟,帶著周、陸兩戰友,摸黑左彎右拐,繞過中平圩,在下半夜回到中平北面的老家鄧村。繞到自家后門,輕輕敲了幾下,母親起來開門。母親見兒子半夜帶著兩個戰友回來,又見他們全身濕透,又高興又驚訝。她急忙去做飯、燒水,找來干凈的衣服,叫他們脫下臭衣服,洗澡。

羅偉三人,已經一天一夜水米不粘了,狼吞虎咽,飽餐一頓。飯后一躺下就睡得死死的了。第二天早餐后,周、陸決定各自回家,羅偉只好送了他們一程,叮囑路上小心。自己也暫時在家里住下養傷。

 

戰士李文蘭和甘廣球,隨著隊伍悄悄撤出區政府后門,剛走到中平街西門外的菜園邊時,就遭到土匪的機槍掃射,他倆當即臥倒在一個小土坎后邊。待槍聲一停,兩人立起身又跑,機槍再掃過來,他們又臥倒。這樣跑跑停停,待停下來時,才發現只有他們兩個人了。他倆是外地人,人生地不熟,辨不清方向,不禁心里發虛。只好順著一條依稀可辨的小路,摸黑往前走,不久聽河水“嘩嘩”的聲音,他們來到了河邊。

兩人卷起褲腳,正準備涉水,突然聽到一聲“什么人?”接著聽到一陣拉槍栓推子彈上膛的響聲。他倆正要轉身向后跑,身后撲來幾個匪兵,將他倆連人帶槍緊緊抱住,又把他們扳倒壓在地上,用麻繩捆個結實。

一個匪兵高興地喊著:“弟兄們,我們發財了!郭長官說過:‘抓獲一個共產黨賞五百塊大洋’,現在我們抓到了兩個,那就是白花花的一千塊大洋呀!”匪兵前呼后擁,將二人押到設在新興坪龍泉廟的土匪前線指揮部。

 

戰士黃可明守炮樓時大腿被炸傷,下午就躺在大院后面的小屋里休息,隊伍撤退時,由于天黑,加上情況緊急,一時竟把他給忘了。

一伙土匪打著火把涌進屋子,發現了靠著墻角的黃可明,一個匪徒走過來,舉起槍托朝他身上狠狠的砸了幾下,黃可明慘叫著昏了過去。土匪罵道:“等死吧,老子回頭再收拾你!”轉頭跟別的土匪逐屋擄掠值錢東西去了。

不知過了多久,黃可明從昏迷中慢慢醒來。屋子里黑咕隆咚什么人也沒有,而后面的屋子里人聲嘈雜。心想,趕快離開,土匪再回頭就完了。

黃可明咬緊牙關,忍著巨痛,趁著濃黑的夜色,拖著傷腿一寸一寸向屋外爬去,爬一下,停一下,憑著堅強的毅力和求生的欲望,爬呀,爬呀,沿著田垌的水溝,傍著田基邊的枯草,非常艱難向前爬……他終于爬過了區政府大門前的那片田垌,爬上了田垌邊彎曲的小路,爬到了南邊離區政府約有一里路遠的黃家村的一片小樹林里。他努力向前爬,一點力氣也沒有了,昏迷在一處菜園邊。

 

戰士張弓獨自一人,朝著西邊的方向往前走,不覺來到仁義河邊,因為天黑,分不清哪里水深哪里水淺,不敢貿然渡河,只好回頭往岸上走,又轉到了仁義村。他記得這個地方,再也不敢往回走了。此時又冷又餓又累,他不敢進村找東西吃,見到一處菜園里有一個禾稿堆,就走過去鉆進禾稿堆里躺了下來,全身像散了架似的,昏昏然睡了過去。

 

1950年1月10日·外·日

中平區仁義村

肚子餓得難受,張弓凍醒了,天剛麻麻亮,一只不知名的小鳥在附近樹上聲音凄厲地叫著。他豎起耳朵,好象有人走動的聲音,由遠及近,向禾草堆走來,莫非是土匪搜索開始了?他頓時忘了饑餓、寒冷和疲勞,屏住呼吸,將手指緊貼在步槍的扳機上,注視著聲音的方向。來人漸近,張弓看清了他的裝束:身穿土布唐裝衣褲,赤腳,戴著竹笠,肩扛挑草用的尖頭扁擔,手拿一把鐮刀。他斷定是清早出來干活的農民,不是土匪,于是稍微放心。

來人突然發現自家禾稿堆里臥在一個拿槍的人,驚得扭頭就跑。張弓急忙低聲喚?。骸袄相l,別怕,我是好人!幫幫我?!?/p>

來人停住,轉身走過來。張弓判斷他是個老實農民,就把自己的身份以及突圍出來的經過告訴他。他告訴張弓:“現在中平街和周圍村里,到處是土匪,你現在這個樣子是出不去的?!?/p>

“那有什么辦法可以到良山村呢?”張弓憂慮地試問。

農民思索了一會說:“只有裝出我們當地農民模樣啊?!?/p>

在農民的幫助下,張弓把槍藏在禾稿堆里面,跟他回家。到了農民家,他給張弓換上當地人穿的衣褲,戴上竹笠,手拿鐮刀,肩扛扁擔,裝扮成當地農民模樣。他給張弓幾個紅薯,帶著張弓來到仁義河邊的大榕樹下,給張弓指路說:“向東沿河向上游走兩三百米,再從沙洲上的水碾邊涉過仁義河,到了河對岸,沿著大路向西走上幾里路,就到良山村了?!?/p>

張弓一再感謝這位好心人,表示永遠不忘他的救命之恩,含淚告別。

 

1950年1月10日·外·日
中平區黃家村
天亮了,一個農婦挑著兩桶豬屎尿向菜園走來。突然發現園門邊躺著一渾身是血的人,不由得驚叫一聲,丟下糞桶,回頭就往家里跑。很快,她領著丈夫,來到黃可明身邊,男人用手指摸著黃可明的鼻孔,發現還有微弱的鼻息,就說:“還有救!”他叫妻子幫忙,把黃可明背回自己家里。
這戶人家有個60多歲的老人,略懂醫術,見兒子背回一個重傷昏迷的人,就叫兒子兒媳把這人抬到床上,他給傷者止血、號脈,然后叫兒媳燒了一碗姜糖水,慢慢喂傷者喝下。過了一會,黃可明慢慢蘇醒過來,望著這陌生而又親切的三個面孔,知道已經脫離險境,激動得淚水在眼眶里打轉。老人說:“后生,你失血過多身體虛弱,加上野外過夜,風寒傷身,病得不輕啊?!?/section>
黃可明頭腦逐漸清醒,于是就將在區政府里抵抗土匪受傷到如何逃脫出來的過程告訴了這家人。老人向他介紹說:“我叫曾南記,我兒子叫曾福庭,兒媳叫覃美珍,我們是本地農民,不是壞人,你盡管放心,不要著急,我們想想辦法,幫你幫到底?!崩先私邢眿D去弄飯給黃可明吃,然后讓他好好睡覺。
到了第二天,黃可明精神好多了,但腿傷疼痛難忍。老人對黃可明說:“我不懂醫你的槍傷,我們家有個親戚住在寺村區土會村,他會治槍傷,如果能到他家去治,一定能治好。但是從中平到土會村有30多里路,沿途常有土匪出沒,碰上了就危險。昨天土匪剛剛攻下中平區政府,正在到處打家劫舍,如果繼續留你在我家里,土匪來搜查,那危險更大啊?!?/section>
最后,老人和他兒子決定,讓黃可明換上他兒子的衣服,裝成病人模樣,背著病人出門求醫。
老人和兒子輪流背著黃可明,走一程,歇一會,走走停停,一直走到天色將晚,終于將黃可明安全背到土會村親戚家,讓黃可明及時得到救治。

 

1950年1月10日·內·夜
新興坪龍泉廟的土匪前線指揮部
總指揮郭宏炳親自率領莫榮猷部的國民黨中央交通警察大隊,坐鎮指揮,讓王老七率部打頭陣。戰斗整整一天了,前方不斷傳來消息,說守中平的土共頑強抵抗,王部損失慘重……,后來又傳來雙方對持、王老七采用圍而不攻的戰略……第二天入夜以后,前方終于傳來了好消息,說王老七把共產黨中平區政府打下來了!
聽了好消息,郭宏炳放聲大笑:“哈哈……打下來了,好呀!”
他喊來勤務兵:“你去請莫榮猷團長,再叫伙房弄幾盤野味,我們要慶祝慶祝!”
不一會,莫榮猷“報告”進來,向郭宏炳敬了標準的軍禮,兩人高興地握起手來,不禁贊揚了王老七。郭說:“王團長的部隊都是慣匪出身,還真不怕死,前仆后繼,我要給他記功?!?/section>
莫榮猷干笑著:“是呀是呀,老七是英雄,他的部下進村進屋,只要有東西可搶,比什么獎章都強,為搶金錢財物,拼著命打頭陣,以后您總讓他打先鋒,給他們得到好處和實惠?!?/section>
不一會,勤務兵端著一碟干老鼠肉、一碟干魚仔燜黃豆和一瓶米酒進來。兩人入桌,邊喝邊聊,興致勃勃……

 

1月11日·內·日
郭宏炳指揮部
第二天清晨,一個匪兵跑到郭宏炳面前,敬了個軍禮:“報告總指揮,王團長他們抓了兩個共黨俘虜,押到司令部來了?!惫瓯唤劬Ψ殴?,整了整他心愛黃呢絨軍大衣,然后威嚴地喊了一聲:“帶上來!”
李文蘭、甘廣球被幾個匪兵推推搡搡地押到大殿中間,他倆雖然被反綁著雙手,又有兩天不吃飯了,但還是把頭抬得高高,鄙視周圍的一切,體現了共產黨人的威武不屈。
郭宏炳走了下來,圍著李、甘兩人轉了幾圈,他要仔細端詳,這些“土共”到底是什么樣的人物。他在李文蘭面前停住,皮笑肉不笑地說:“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
李文蘭不吭聲,把頭歪過一邊。
郭宏炳繼續說他的話:“好呀,有骨氣,我佩服你們這樣的年輕人。只是可惜呀,很多像你們這樣優秀的青年,卻一時不慎走錯了路,葬送了自己的美好前程。本視察官一向通情達理,愛惜人才,如果你們倆歸順國軍,回歸正道,我保證給你們當連長,二位意下如何?”
說完,郭宏炳走回座位,若無其事地品著絞股藍濃茶。
兩人仍然不吭聲,眼睛望上,不理他。
過了好一會,郭宏炳再次走下座位,來到李、甘二人面前,說:“想清楚了沒有,青年人?”
“要殺便殺,廢話少說!”李文蘭堅定地回答。
“對,要殺就殺,我們決不投降!”甘廣球也堅定地回答。
“哎,真可惜啊真可惜,難道年紀輕輕就死掉,你們真的不感到遺憾嗎?”說完,郭宏炳上前伸手摸摸李文蘭的臉蛋,又掂掂下巴,李文蘭受此侮辱,怒火中燒,“呸”的一聲,一口濃痰吐到郭宏炳呢絨軍大衣的左胸上。郭宏炳老羞成怒,臉色鐵青,反手就給李文蘭一個巴掌,喊著:“拉下去!”幾個士兵一擁而上,把李、甘二人押下去,關進一間黑暗的小屋里。

 

1950年1月11日·外·日
旱塘村小路上
第二天中午時分,一個匪兵打開關押李、甘的房門,端進來兩碗剩飯,解開他們手上綁的繩子,喝道:“趕快吃飯,吃完了好上路!”
已經兩天水米不進了,饑餓難忍,兩人三下五除二地就吃完了。吃完了飯,土匪又把他們捆綁起來。土匪出門后,他們才回味“上路”二字的意思,文蘭說:“看來土匪就要槍斃我們了,我們要做了最壞打算,就是死,也堅決不投降?!?/section>
“我們為人民的解放而死,光榮,堅決不投降!”甘廣球堅定地說。
門,又一次打開了,進來兩個匪兵,把他倆押出小屋。外面已集合了一個班全副武裝的匪兵。匪兵押著他倆向著東邊大瑤山的青山塘走去。
一路行來,李文蘭和甘廣球用壯話商量,想辦法在進入密林區時逃跑。
走了一個多小時,來到旱塘村附近,只見山高林密,小路兩旁高草灌木,密密麻麻。李文蘭給甘廣球遞了個眼色,便突然彎腰,側身向身邊的匪兵撞去,趁機鉆進路邊密草中,向平貫村方向猛跑。甘廣球也一轉身跑進路邊樹叢,向旱塘村方向跑去。幾個匪兵分頭向兩人掃射。他倆都被反綁著雙手,在叢林中行動不便,加上疲勞、虛弱,各自只跑出了20多米遠,便先后中彈倒下。兩個年輕的革命戰士,為了保衛新生的人民政權,英勇犧牲。

(待續) 

免責聲明:以上整理自互聯網,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我們重在分享,尊重原創,如有侵權請聯系在線客服在24小時內刪除)

為您的創意找到最好的聲音

平臺累計配音,超40,050,000 分鐘

  • 品質保證
    15年專注網絡配音行業 500+國內外專業配音員
  • 多種配音
    中文多場景配音 提供小語種配音
  • 公司化運作
    提供正規發票 簽訂服務合同
  • 雙重備案
    工信部公安雙重備案 取得文化經營許可證
  • 7*14全天候服務
    公司實現輪流值班 9:00-21:00都有客服
更多
两根同时挤进好深啊哦3p,男同军人胯下粗大好深好快,大粗鳮巴征服少妇视频